“宁宁,你真以为雪菲儿散播这件事出去只是为了嫁祸给我?叫别人觉得我是个心机叵测的女人么?”

“难道不是么?”

“呵……”雪薇苦笑的摇了摇脑袋:“要真有那么简单就好了。这一次……是她雪菲儿使的计中计啊!”

“计……中……计?”

“对。第一计,就是她雪菲儿到处散播这件事,从而嫁祸给我。到时候,面对皇甫家,面对雪家,我都去无力去辩白。但,正如你所说,冥已经替我化解了一切。然而这第二计……”

“第二计?”

“这第二计,只怕算计的就是冥!”

当雪薇接收到雪菲儿自杀的消息时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

按理说,以雪菲儿的性格,就算有人传出这种事,雪菲儿也一定会第一时间找雪薇当面算账的,而不是去闹什么自杀。

就现在看来……

“雪菲儿以死相逼,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叫冥去跟皇甫伯父说出真相!”

“小姐。二少爷那么聪明,他应该感觉到了二小姐的真正目的吧?二少爷也可以选择不说的不是么?”

小道上的秀美村村

雪薇苦笑的摇了摇脑袋。“冥的确很聪明,只怕是他早就感觉到了事情不妙,所以才第一时间马上封住了那些下人的嘴巴的,意图大而化小这件事。奈何……”

“雪菲儿司马昭之心,直白的要求冥去跟皇甫伯父说明一切。以冥那种敢作敢为的性格,他断然不会不负责的撇清关系。在加上……”

“皇甫伯父本身就想压制我的气焰,又天生好面子。他知道这件事后一定会逼着冥娶了雪菲儿的。到那个时候……就算冥想拒绝,只怕……也是难上加难了!”

听着雪薇一步步的精妙推理,这还是宁宁第一次在自家小姐的脸上看到她露出如此落寞又无力反击的神情的。

她能感觉的到,自家小姐应该十分不想皇甫冥娶了雪菲儿。

“唉……”宁宁沉沉的叹息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着:“我真好奇,二小姐怎么会突然变得那么聪明的?”

“呵……雪菲儿从未变过,只是……她身后的‘智囊团’太庞大了而已……”雪薇无奈的一笑。

像如此高明的招数一定不是出自雪菲儿的手,到底是谁给她支了这么一个进退两难的招?

是狄曼莉……

还是……夜绯雅丽?!

不管怎么样,姜,到底还是老的辣。她终究还是斗不过那群老狐狸的!

“小姐,宁宁没有你的智慧,所以,没办法帮你什么了。但是……”宁宁的话说到一半,刚要从口袋里掏出什么东西。

“呵呵,没关系的宁宁。你这些年已经为我吃了不少苦了。这些,我都明白。我想出去透透气。你不用管我了。”说着,雪薇一脸落寞的下了床,芭乐视频在线观看污入口缓步向着卧房外走去了。

“小……”宁宁刚想要喊住她,但,看到小姐那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她也不好说什么了。“算了,一会儿在把这两样东西交给小姐吧。”她自言自语的说完,无奈的掏出了口袋里的两样东西看了一眼……

“皇甫伯母,这次真是谢谢你了。”皇甫家的后庭,雪菲儿身披着一件白色斗篷,礼貌的向夜绯雅丽行了一个礼。

“呵呵,菲儿,你这是哪的话,还是那句话,伯母一直都非常喜欢你,又把冥儿当成己出,自然希望你能是冥儿的贤内助了。”

“您放心吧,皇甫伯母,待我嫁给皇甫军长,我一定会好好的孝敬您,把您当成亲妈来看待的。”

“乖……”夜绯雅丽慈祥的抚了抚雪菲儿的头顶,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眸霎时闪过一抹黠光:“到时候明天只要冥儿当着老爷的面说清楚这件事,我一定会叫老爷命令冥儿对你负责的。”

“嗯。唉……其实说到底还是菲儿我没有本事。明明冥已经答应要娶我了,奈何……呵……”雪菲儿多少也看出了些端倪。

早早的,皇甫冥就给了允诺,她也住进了皇甫冥的别墅。可是对于这桩婚事,他却只口不提,在加之他与雪薇之间的关系明显有所缓和,雪菲儿很清楚自己的地位正在岌岌可危之中。

“行了,菲儿,还是那句话,不是说你没有本事。只是你的敌人太强大而已。来,外面风大,你赶紧回去吧。”夜绯雅丽疼爱的拉扯了下雪菲儿的斗篷。

她乖巧的一笑,扭身,便消失在了后庭之内……

“夫人,您是真心要辅佐着这个蠢货成为二少爷的妻子?”就在雪菲儿离开不久后,后庭的花圃内就走出了一个黑影。

“蠢货?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蠢货更有利用价值的人了!”夜绯雅丽眼眸一闪,回身,唇角微扬的看向了站在身后一身女仆打扮的中年女人。

“可是,这个蠢货早晚有一天会坏了您的事。您何不拉拢雪薇成为您手下的一枚棋子?在加之二少爷那么中意她,她的利用价值远比雪菲儿要强。”

“拉拢雪薇?”夜绯雅丽冷眯了眯眼睛:“反正我不知道雪伟国这个老家伙是怎么想的,竟然把这么个危险的角色留在身边。要是我真拉拢了雪薇,就是她答应了,早晚有一天,我也会被她反噬的,这女孩……心太大,做事……又太狠,实在不宜留在身边,否则……老爷又怎么会那么忌惮她呢?”

“这倒也是……但,夫人,您就不怕雪菲儿那个蠢货早晚有一天会怀上了二少爷的孩子?到时候狄曼莉那个狡猾的女人应该不会放任着您肆意向她女儿出手吧?”

随着中年女人的疑问声落下,夜绯雅丽冷笑的眯了眯眼睛:“她得能怀孕才行!”话罢,她面带诡异笑容的便消失在了后庭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