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虽然沉浸在这样难受的情绪里,他却很快就抽离了出来,走到桌边坐下,想要给自己倒杯茶,但我一看到他的手急忙走过去阻止了他,帮他倒了茶,萧玉声轻声道:“多谢大小姐。”

我回头看了看轻寒,他睡得很沉,丝毫没有醒过来的迹象,便也坐了下来。

萧玉声认真的说道:“我们抓了那些人,他们说,幕后的主使者并没有到书院来,他们只是奉命前来纵火杀人,所以,没能抓到他们。”

“哦……”

我倒也并不意外,这样的事,本身就不至于让五叔公他们那些人亲自前来,只是一想到他竟然真的要对我们下这样的黑手,心里还是有些发寒。

血缘亲情,对有些人来说是求而不得,可对另一些人来说,单薄得甚至不如一张纸。

我低头看了轻寒一眼,眼睛微微有些发烫。

萧玉声又说道:“不过,我还是派了一些人去追踪,打探一下他们的下落,至少接下来我们不要太被动。”

我点头道:“这样也好。”

“大小姐接下来是怎么打算的?”

“嗯?”

“论道已经结束,其他书院的学生有的已经准备启程回去,有的还要再停留一两天。这些人在回去的路上,会把在西山发生的事情全部传出去,也包括,论道的内容和结果。”

夏日清纯美女如花儿般可爱而美丽

“……”

“大小姐应该很明白,舆情对百姓的影响,有的时候比政令还更深远。”

“我知道。”

“这样一来,整个西川的人都会很快意识到这个结果,我想,朝廷的人如果想要跟家主和谈,眼下就是最好的时机。”

我点了点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消息很快会传到剑阁,皇帝应该就会入川了。”

“那,大小姐准备怎么做?”

“……”

我没有说话,而是又回头看了床上的轻寒一眼,萧玉声也抬头看向他,我说道:“轻寒说了,这一次论道结束之后,不管接下来皇帝要怎么做,他都不管了,他要去找妙扇门的门主想办法解毒。我决定陪他一起去。”

“哦?”

“我的心里总是不安,他中这个毒,当初几乎要了他半条命,现在虽然看起来毒性还能控制,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

萧玉声急忙说道:“吉人天相,刘师哥那么多大风大浪都扛过来了,他一定会没事的。”

“……希望吧。”

萧玉声说道:“那,大小姐不会去颜家?”

我摇了摇头。

他轻声道:“我知道了。”

他双手握着茶杯,大概也是顾忌到手上有伤的缘故,茶水没怎么动,热气从杯子里慢慢的升起在眼前氤氲着,我恍惚间就想起了白天看到正立门下那个身影时的情形,便问道:“对了,南振衣——”

萧玉声立刻抬起头来看向我。

“今天这件事,他没有任何交代吗?”

“没有。”

“什么?”我皱起眉头来:“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连面都没有露一下啊。他难道一点都不关心这件事吗?”

“也不是,他已经吩咐了,让所有的学生连夜把藏书阁里面的藏书都清理出来。”

我这才想起来:“情况怎么样?被烧得厉害吗?”

“下面一层的书被烧得比较厉害,还好都是《中庸》、《大学》一类,孤本都是存放在最上面,有一些散落了,正在让人去找,但损失不大。”

“这就好。”

我也松了口气,只要这些古籍没有再受损,那就是一件最大的幸事了。

萧玉声又说道:“大小姐不要介意,大师哥他就是这样的人。今天的事情虽然大,但已经解决了,大师哥的脾性就是如此,只要已经解决了的事,他是绝对不会再回头多看一眼的。”

“……”

我有点哭笑不得,南振衣这个山长,倒是做得随行。

不过现在看来,他收念深为入室弟子,还让他出来参加论道,就是向所有的人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而且,这场论道已经结束,结果正是我们想要的;这场大火,也没有伤亡太多,甚至,我们启动了当初母亲建造藏书阁所设下的机括灭了火。

这一切都已经解决了,他出面,的确好像没有什么意义。

我问道:“那,他还会跟我们相见吗?”

萧玉声想了想,说道:“大师哥做事从来都有他自己的道理,外人很难去影响到他,所以这件事,只能等他的决定。不过,我想可能有一些事情,他自己也需要处理。”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立刻也明白过来了什么。

他说的,应该是妙善门的那个年轻人。

我们刚到这里的那天晚上,查比兴就从那个年轻人身上闻到了南振衣房里松香的味道,而萧玉声,他这些日子一直在书院,不可能一点都察觉不到的。只是,南振衣对他们师兄弟而言如父如兄,更像是一个精神上的领袖,他们心里就算有疑惑,也没有办法去做什么。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萧玉声说道:“那,我就回去了。”

他正要起身,我突然想起来问道:“对了,查比兴回来了没有?南振衣到底派他出去做什么?”

“他还没有回来,大师哥也还没有说。”

“是什么急事吗?”

“看起来不像。

不像是急事,但却在论道最关键的时候把查比兴派出去,那这件事对南振衣而言一定非常的重要。

只是这个人实在太难琢磨了,我也知道自己在这里想是想不通的,只能作罢,萧玉声这才站起身来,又看了一眼轻寒,然后说道:“大小姐要一直在这里守着刘师哥吗?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要不要我叫人过来守着他。”

“不必,”我摆摆手:“我不累,不要再叫其他人过来了。”

“但是你这样——”

“没事的,别人守着我不放心。”

萧玉声看着我,轻轻的笑了一下,道:“刘师哥真是有福气。”

他说话没有查比兴那种戏谑调笑的感觉,我也厚着脸皮笑了笑,萧玉声又关切了两句,然后便退了出去。

这一晚,我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伴随着桌上明明灭灭的烛光半睡半醒着,不时的要起来检查轻寒的情况,幸好大夫担心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他睡得很沉,也没有任不适的状况。一直到快天亮的时候,素素实在看不下去了将我扯回去休息,自己来这边守着,而我一觉就睡到了下午。

是被一阵饭菜的香味给勾醒的,睁开眼睛时,肚子已经饿得咕咕直叫了。

素素看见我醒了,立刻走过来说道:“大小姐,你醒了,要不要起来吃点东西?你睡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呢?”

我睡得头昏脑涨,转头一看就看到桌上摆着各色饭菜,是这些东西将我勾醒的,顿时就清醒了过来:“好啊。”

她急忙过来给我穿衣,我又问道:“轻寒呢,他怎么样了?”

“大夫刚刚过去看了,扎了两针,说是没什么大碍了。”

“是吗?”

我坐在床边,还在想着大夫既然给他扎了针,怎么没有说一说他体内中的毒,不过转念一想,这里请来的大夫都是乡间集市上的普通的医生,是不怎么高明的,而轻寒所中的毒,连药老那样的神医都不能完全的解除,他们当然就更不会自讨没趣了。

我梳洗完毕之后,立刻就过去找他,果然看见他已经清醒了过来,抬头一看见我,立刻笑着站起身来:“你来了。”

我忙走过去:“好一点了没有?身上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事的,大夫也说没事了。”

我看了看他手背上几处外伤都已经上了药,别的倒也没有什么,比起萧玉声,我们几个真的算是情况最好的。

我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他苦笑着道:“我也真没用,还要你来担心我。”

“谁让你自己那么三灾九难的,你如果好好的,我省多少心?”

说笑了两句,我看他的确没事,便跟他一起回去吃饭。

昨天劳累了大半天,这个时候两个人都饿得狠了,素素大概也是知道,所以特地准备了一大桌的饭菜,有鱼有肉,还特地炖了一大锅的鸡汤说是要给我们补一补,其实也的确到了贴秋膘的季节,我们都放开肚子吃了不少。

就在吃完饭,正端着一碗浓香四溢的汤喝着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了轰隆一声巨响,好像山崩地裂一般,桌上的碗筷都震动了起来。

我们两望着对方,一下子傻眼了。

怎么了?

素素也吓了一跳,立刻过来抱着我的手:“大小姐,怎么回事啊?”

轻寒没有说话,将手中的汤碗啪的一声放到桌上,汤水溅到手背上了都不知道,转身就冲了出去,我安抚了素素两句让她别乱跑,也跟着跑出了房间,看见外面的那些学生一个个都面色凝重的往藏书阁那边跑去。

那边又出什么事了?

我和轻寒也没有说话,跟着他们一起往那边跑过去,就感觉风特别的凛冽,跑过长廊的时候抬头往前一看,我们两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藏书阁,塌了!富二代视频app官网